恶人先告状

在做过一些无谓挣扎后,清溪只得妥协。

”相公,你大约听错了。嗯,我说得是,我……”

梧桐一脸期待。

“我绝食!”清溪还是表现出一副知错能改的样子,只是这话却还是没有变。

“总之,你不能炖了它!”

怀中的黄鸭大概是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正掌握在两个争执的人手中,如此得罪一个打算救它的人真不是一个好方法。

黄鸭挣扎,挣扎,再挣扎,胖胖的身躯怎么也扭不开这个大大的手掌。于是,它开始用嘴巴叼。

清溪感到痛,立马放手,之后淡定地用手帕擦了擦,只是白皙的手掌上,那一抹红色很是扎眼。

于是第二日,清溪就没有见过那只黄鸭了,当然陪着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其他的鸭子。

清溪去喂食的时候,发现鸭圈里竟然一直鸭子都没有!

她讶异了良久,再怀疑自家是不是遭贼了?

可是家里比这些个还没有长成的鸭子值钱的东西非常多,为何单单偷一群毛还没有长起来的鸭子?

她突然想起来,问梧桐:“咱家喂的鸭子呢?”

梧桐正浇着清溪种的兰花。

“哦,他们昨晚都被我赶到门外了。”梧桐想,敢跟他抢娘子还欺负他娘子岂不是活腻歪了?半夜急匆匆跑到鸭圈里却发现这鸭子长得都一样。

宁错杀一千,不放走一个。

门一推开,他把所有的鸭子都赶出到门外了。

哼,让你们从此无家可归。

“……”清溪更加头痛。

此事情暂时不提,那日清溪见到清荷的事情,她很快便送了消息给爹爹娘亲,心想,自己也算圆满完成最后一个心愿了。

找到清荷姐姐,也算是清溪对于他们的一个交代。

清溪是一个有信仰的人。

她熟知人间因果,所以从不想着去害人,伤人,但是也不想被人害,被人伤,只是若是伤人的是她的亲人,她有时候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。

可是若是一直妥协,也不是办法。

这是清溪深刻认知到的。

这日,清荷领着两人前来。

手里拿着左将军的卖身契。

“额。”

清溪有些懵,为何左将军的卖身契竟然在清荷手里,但是想想左将军与李柏的关系,李柏与清荷的关系。她想了想,也不无可能。

“呵呵,没有想到啊?”清荷捂着嘴巴笑,“我家妹妹竟然有一日会把自己卖给这样的地方。要知道这样的地方出来的人可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啊!”说完,她还不忘喧哗。

四周都是邻居,平日里大家都是点头之交,如今听到这家有热闹可看,既然意外地都聚集在一起。

清溪想,平日都是一番急匆匆的模样,他们看起来没有这般闲啊。

清荷的话说得不明不白。

大家不自觉地往其他地方想。

“卖什么啊?”有不懂的问起来。

“能卖什么啊?”清荷指了指这张纸。

有人猜测:“卖身?”

“没错。”清荷敲了敲纸张。

这话一出来,一阵喧哗。

有不了解的实情开始嘟囔:“我就说他们家不简单吧。单单靠卖手帕能卖多少银子?可是听我侄女说,他们家现在的存底可是很多,少数得有这个数。“

Copyright@2020